數字義烏 - eyiwu

“白字酒”商標紛爭陷入“緘默”


2001年6月,浙江金華市婺城區真珠紅釀酒廠在國家第33類酒上注冊了第1583016號“白字+圖形”商標。最近,該廠發現義烏市丹溪酒業有限公司 和義烏市酒業有限公司使用的商標侵犯了其“白字酒”注冊商標的專用權……
信息來源:人民網

  “白字酒商標侵權糾紛的雙方當下都保持沉默,不排除不了了之的可能性,”浙江威盾商標事務所所長厲忠輝表示。在他看來,注冊商標持有者一方遲遲沒有提起訴訟的主要原因是相關法律依據尚不充分,一旦敗訴,會影響該公司的行業形象?! ?ldquo;白字酒”商標燃起烽火

   2001年6月,浙江金華市婺城區真珠紅釀酒廠在國家第33類酒上注冊了第1583016號“白字+圖形”商標。最近,該廠發現義烏市丹溪酒業有限公司 和義烏市酒業有限公司使用的商標侵犯了其“白字酒”注冊商標的專用權,憤而向義烏市工商局舉報,要求對這兩家酒廠進行查處。

  得知真珠紅釀酒廠要告自己侵權的消息后,義烏兩家酒廠的負責人顯得有點無辜:“白字酒自古以來便是義烏地方酒的通用名稱,怎么能被注冊為商標呢?”

  原來,義烏人習慣上把不摻任何雜質的、“純”的東西用“白”字來表示,如“白開水”、“清清白白做人”等。同時,該種酒的酒壇上的生產日期、編號等,傳統上都用石灰水來書寫。久而久之,這種酒就被當地叫成了白字酒。

  據1987年版的《義烏縣志》記載,解放前,義烏有80多家酒坊生產白字酒,其中以佛堂周正昌、稠城龔聚源兩家酒坊最負盛名。建國后,多次被浙江省評為最佳產品。

  厲忠輝表示,白字酒商標糾紛的核心問題之一是白字酒是否屬于通用名稱。對此,上海市天宏律師事務所所長朱妙春律師表示,1989年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曾出臺關于整頓酒類商標工作中幾個問題的通知,在通知中就涉及了對商品通用名稱的解釋。

   通知指出:商品通用名稱是指為國家或某一行業中所共用的,反映一類商品與另一類商品之間根本區別的規范化稱謂。商品通用名稱的確定,主要源于社會的約定 俗成,既要得到社會或某一行業的廣泛承認,又要規范化。這是商品通用名稱概念本質的特征,也是判定商品通用名稱的主要依據。

  朱妙春表示,就現有證據看,白字酒有可能屬于通用商標的一種,原因是1955年-1984年,義烏酒廠共生產白字酒1424.08噸,形成了行業規模,受到了廣泛認定。

  惡意搶注難了誰

  真珠紅釀酒廠廠長岳小富此前表示,再去討論“白字酒”是否是義烏的地方酒的通用名稱,已沒有任何意義。如果他人再使用“白字酒”名稱就是侵權行為,該廠將利用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岳小富昨日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是否向法院提起訴訟,我們現在還沒定。”

  厲忠輝分析認為,遲遲沒提出訴訟的原因是證據不足,如果敗訴,將影響酒廠在業內的形象。而在義烏兩家酒廠看來,真珠紅酒廠注冊“白字+酒”商標是惡意搶注,是行業不正當競爭行為。

  義烏市酒業有限公司總經理金和前表示,“義烏是金華的管轄地域,兩地相鄰相近,人員及商業來往頻繁,義烏出產的‘白字酒’備受金華市民喜愛,真珠紅釀酒廠與義烏釀酒企業又是同行,他們不可能不知道義烏有生產‘白字酒’。”

  對于義烏酒廠的指責,岳小富極為不滿,“‘白字’是我廠的注冊商標,他人當然無權使用,要不然我注冊這個商標有什么用?從2001年到2006年,一直沒有一個人或一家公司提出異議。等到我們要起訴他們,維護自己品牌的時候,他們才著急了。”

   朱妙春律師指出,我國《商標法》中對于“惡意搶注”有相關的法律規定?!渡虡朔▽嵤┘殑t》第二十五條規定了不得以不正當手段搶先注冊他人已經使用并有一 定影響的商標。違反誠實信用原則,以復制、模仿、翻譯方式,將他人已為公眾熟知的商標(以欺騙手段或其他不正當手段)取得注冊的,由商標局撤銷或者其他單 位或個人可以請求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撤銷。

  然而,對于“惡意搶注”構成要素的認定,還沒有完全明確。例如,對于“公眾熟知的商標”就缺乏認定標準;公眾熟知商標是否是馳名商標或知名商標,沒有法律標準和認定程序;能否從商標知名度的高低和廣告費用投入的多少來評判,缺乏法律依據。

  酒業紛爭一角

  事實上,類似“白字酒”這種使用在先、注冊在后的商標侵權案例近年來在我國酒業層出不窮。

  山西省方山縣老傳統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長劉乃順此前花180元注冊了“家家”酒商標,但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老傳統惡意搶注“家家”酒商標,因不服這一裁定,老傳統公司先后向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和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為了維護商標劉乃順已經花了200萬元。

  案件本身并不復雜,卻值得思索:使用在先和注冊在先哪個更應保護?搶注證據是否惡意如何判定?企業應如何保護知識產權?

   朱妙春表示,由于我國采用的是注冊原則,誰最先申請注冊,商標專用權就屬于誰,而在先使用不能作為取得商標專用權的依據。即使商標使用者已經在商業上使 用某一商標,如果沒有向商標局提出注冊申請,也不能獲取商標專用權,其使用的商標不受法律保護。所以,注冊申請原則這一制度的法律結果為商標搶注行為提供 了可能性和必然性。


# “白字酒”商標紛爭陷入“緘默”    {最后編輯時間:2007-01-05}

 相關內容
亚洲成女人综合图区,欧美成本人视频免费播放,久久婷婷五月综合色一区二区,国产精品人成在线观看